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99:纺宝见家长,江织父母(1/2)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次日,江织带周徐纺去江家赴宴,去之前,江织特地把剧组的造型师叫过来,给她挑了昂贵的裙子和珠宝,再化上精致的妆。

  周徐纺说,这样瞧着更像被包养的小情人了。

  周小情人很少化妆,觉得新奇,在镜子前面转了好几圈,问她的‘金主大人’“江织,我化妆好不好看?”

  “好看。”江织给她挑了件厚外套,“老太太不喜欢用暖气,老宅还是烧碳火,晚上冷,你在裙子里面再穿条秋裤。”

  内心不想穿秋裤的周徐纺“……”

  江织已经去找秋裤了,她跟上“……好吧。”跟在后面说,“今天你不要亲我,不然会把我的粉吃掉。”化妆师姐姐在她脸上涂了好多层呢,把她涂得好白好嫩。

  江织把秋裤给她“又毒不死。”他凑过去,偏要亲。

  周徐纺躲开,不给亲“你把我的粉亲掉了,就不均匀了。”就不白不嫩了!

  江织“……”

  还以为她担心的是他吃了化妆品会对身体不好。

  江织为此,生了一路的闷气。

  七点,他们到了江宅。

  江织看着外边,周徐纺拉他衣服“江织,我们到了。”

  江织“嗯。”

  周徐纺没有耳洞,戴的是夹式的耳环,她不自在,一直用手摸,把耳朵都摸红了。

  江织拿开她的手“痛吗?”

  周徐纺又摸了一下“不痛,有点痒。”

  “那不戴了。”他解了安全带,靠过去,替她把耳环取下来,她耳朵被夹的红红的,他吹了吹。

  周徐纺脖子被他弄的痒,往椅子后面躲“我们下去就开始演吗?”

  江织把耳环放到她手里“演什么?”

  要演戏了,周徐纺有点兴奋呢“不能让江家人看出来我们感情很好,要演虚情假意。”

  她倒还有戏瘾了。

  江织好笑,摸摸她还发烫的耳朵“我不在意你就行了,不用太刻意。”

  周徐纺“好。”

  两人下了车,刚迈进江家的大门,便在院子里碰上了人,是二房的太太骆常芳。

  骆常芳像个和善的长辈,过来相迎“织哥儿来了。”

  江织嗯了一声。

  骆常芳也习惯了他这般不冷不热,目光越过他,瞧他身边的人,笑吟吟地问“这是你女朋友?”

  他又嗯了一声,刚要往屋里头走,周徐纺开口了,语气像是责问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  江织“!”

  周徐纺的表情很悲痛,也很愤怒,还有几分不甘心又舍不得的纠结跟矛盾“你为什么不介绍我?”

  江织“!”

  她演技的确好了很多。

  就是这波戏来得太猝不及防了,让江织一时接不住。

  周徐纺主角入戏就很快了,表情虽然还不到位,但她故意背对着骆常芳,把台词念得像模像样“我朋友说得对,你只是玩玩,我还当真了。”

  此桥段,取自《恶魔的七日小甜心》。

  周徐纺挤眉,硬是把眼睛挤红了,她伸出手,摊开掌心,手里夹式的珍珠耳环闪着光,看上去很昂贵,她悲戚地念道“这个耳环是我刚刚在你车上看到的,不是我的。”

  此片段,取自《傲娇宋少深度宠爱》。周徐纺很聪明,会就地取材。

  江织“……”

  江导还是头一回被演员搞蒙了。

  周徐纺吸吸鼻子,要哭却忍着不哭的样子,看上去倔犟又楚楚可怜“你现在连应付我都懒得应付了是吗?”不给江织说台词的机会,她继续悲恸,“你总是这么敷衍我,我的朋友全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,你呢?”

  她大喊“你连我的一张照片都不准媒体登出来。”

  有点用力过猛了,表情很奇怪,也有点僵硬,不过没关系,台词很棒,取自《总统的隐婚甜妻》。

  江织背过身去,咳了两声,才又看她,嗓音微冷,带了几分怒气“别无理取闹。”

  “我无理取闹?”周徐纺学着网剧里男主妹妹无理取闹的样子,下巴一抬,梗着脖子说,“好啊,我无理取闹,那你去找sunny啊,sunny不无理取闹!”

  台词,取自《晚安,检察官先生》。

  江织“!”

  sunny?

  sunny是谁?

  江导再一次接不上了。

  周徐纺都快哭了,当然了,别看表情,听起来像快哭了“我闺蜜都看到了,你昨晚跟sunny去了酒店。”

  江织很敷衍地回了她一句“你闺蜜看错了。”

  她都带上哭腔了“你还带她去看了房子。”

  江织“……”

  剧情真跌宕。

  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  江织撂下她,先进去了,像是很不耐烦。

  被晾在门口的小姑娘捂嘴,欲哭。

  好想笑,忍住,要忍住,忍不住就捂住。

  周徐纺捂着嘴,低下头“不好意思,让您看笑话了。”

  骆常芳摇头,没说什么。

  周徐纺朝她点了个头,便进屋了。

  “江织!”

  “江织!”

  她气愤地叫了两句,等四下无人、骆常芳也听不到了,她调调就变了,悄咪咪地喊“江织江织~”

  江织在前面等她。

  她立马跑过去。

  院子里的福来见是生人,汪了两句。

  江织踢了块石头过去,福来就不叫了,硕大一只藏獒,缩在狗窝里,吐着舌头畏畏缩缩地朝江织看。

  在江家,连狗都怕江织。

  连狗都怕的江织“你刚刚演的什么?”

  周徐纺过了戏瘾,很开心“痴情女子薄情郎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他是薄情郎?

  行吧,随她怎么演,不过“sunny是谁?”

  “是《顾总,你的小娇妻又带球跑了》里面的一个恶毒女配。”“

  估摸着都是从和网剧里学来的,他家这个,很会有样学样、举一反三。

  “我刚刚演得怎么样?”

  她眨巴着眼,眼神非常期待,像等待夸奖的、幼稚园最乖的那个小朋友。

  自己的女朋友,又不能说她戏多。

  江织就说“还不错。”伸手,摸她的头

  她往后躲,不给摸,非常正经严肃地提醒他“我们现在在冷战,你不要靠近我,不然露馅了。”

  她还在戏里,不肯出来。
<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