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21章 神仙 杀手锏(1/2)
麻二娘的锦绣田园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风之平看到巷子里来人,本能的就朝‘戏棚子’边靠了靠,身边的兵卒见他动,也下意识跟着朝‘戏棚子’聚拢。https://

  挡?萧霖抬着眼皮朝严阵以待的风之平冷冷一笑,他身边的侍卫、随从,随即朝他身边靠拢,随时待命。

  “大家快看,巷子里有人出来了。”

  “是不是戏台要开演了……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人群嗡嗡,萧霖还是听到了这句话,没错,好戏要开始了,上不了台面?那又怎么样?想抖落出来,那就抖啊!我萧霖怕过谁。

  巷子口,外三层都是平民百姓,他们都翘首看向巷子内,是谁有这么大派头,让五城兵马司的人守在‘戏棚子’前。人们猜测,那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  “看,到巷子口了……”围观的平民看到了层层叠叠的随从、护卫,“果然是大人物……”

  “我没看到……”身材矮小的人跳着朝巷子口看过去。

  “看到了……”

  “看到了……”

  在看到巷子口的人出来之后,人群瞬间安静了,只觉眼前‘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’,如同看到谪仙下凡。

  那是怎样一个男子啊,黑发优雅的束在后面,一缕碎发随着白暂的脸庞垂落,一双桃花眼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,眸光中流转着妖娆的光华,让人见之忘俗,如登仙境。

  只见他轻轻一扬手,身边簇拥的侍卫瞬间涌向‘戏棚’子,却被兵马司的人挡住了。

  “萧公子,让你的人住手——”风之平抽出腰间大刀,指向前方。

  两方人马扭在一起,听到风之平的话,个个看向跨步而来的萧霖,他的人纷纷叫道,“公子……”

  “公子……”

  萧霖走到风之平跟前,阴沉一笑,“风将军,你这是何意?”

  风之平紧惕的看向他,并不回答。

  萧霖看向外三层围观的平民道,“诸位是不是想看戏啊?”

  众人还没从他惊为天人的容貌中醒过神来,有人迷蒙的顺着他的话,下意识问,“敢问公子,你是神仙下凡吗?”

  “哈哈……”萧霖仰头大笑,不要说平民,就算是权贵见过他的也没多少,没想到难得露次面,竟被人说成神仙,他不是不得意的。

  “仙人?今天你们唱什么戏啊?”有平民老头好奇的问。

  “当然是好戏。”萧霖笑容肆意,迎着冬日晨光而立,微微寒风拂过,带着他一缕长发,增添几抹风流倜傥的气息。

  “既然是好戏,官大人,你为何挡着戏台不让开演啊?”人群中有人不解的问风之平。

  风之平面色严肃,立着一动不动,死死盯着萧霖。

  “是啊,这是何道理?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人们的议论声还没有说完,巷子里又出来一个仙人,束发簪金冠,剑眉星目,长身玉立,丰神俊貌中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,踱步间,袍角涌动,端是一副盛世气象。

  “老天啊,怪不得这胡同平时随意不让人进入,原来这里住着的都是神仙啊!”

  “你胡说什么,这个不是神仙。”

  “那为何也是这么风姿绰约、玉树临风?”

  “那是因为他是北郡王啊。”
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他是北郡王?”

  “因为他到我家的小铺子里吃过早食。”说话之人得意的昂起头。

  “老天,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  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  “原来北方战神竟是如此丰神俊朗,为何那么多人说他又横又愣啊……”

  前半句多动听,后半句,听得夏臻一头黑线,这都什么跟什么,明明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,怎么就是二愣子了。

  萧霖看向跟上来的夏臻,“堂姐夫你已经救了,还想掺和?”双眼紧眯。

  夏臻摇头,“我就是救人,其余的事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  没关系?是谁整日在京城大街小巷里晃来晃去,晃得自己失去了紧惕,竟生生处于被动局面,听到这话,萧霖感觉自己见鬼了,目光灼灼的盯着他。

  夏臻笑意盈盈:“看我干什么,你不是想让大家看戏的嘛,去啊,撩开帘子,让所有人都看看,这里面究竟就是什么样一出大戏?”

  萧霖的上百护卫隐隐要冲破风之平的阻挡,他们就等主人一个眼神行事。

  什么鬼?萧霖看向巷子内,夏臻近万兵卒,仿佛就地失消了一般,怎么会这样?惊觉到这个问题,他暗地一惊。

  夏臻双手背后,微微抬头,“看天色好像要到中午了。”

  中午?暗指何意,萧霖眯眼,“你的兵卒呢?”

  “从另一条巷子撤了呀,这会正向西城门而去。”夏臻开口道:“萧公子,你要是能越过兵马司的人撩开帘布让众人看戏,没别人会搅和。”

  一会儿来,一会儿去,什么意思?萧霖狐疑的围着夏臻转了一圈,这家伙想干嘛。

  风之平紧盯着犹豫的萧霖,内着焦急的很,暗暗朝另一边看过去。

  ——

  风江逸一直坐在聚意茶楼三楼窗边,一边喝茶,一边和自己下棋,身后,门口,不时有人回禀事情,“太师,小赵大人已经签了九家,还有最后三家,快了!”

  风江逸落一白子,端起茶杯,看向街道,远远的能看到八大胡同被围的街口,“现在准备去谁家?”

  “霍山王府——”

  “府中谁玩死了人?”

  “回大人,是王府嫡二王爷。”

  风江逸啜了口茶,老眼眯眯,“让魏大人带着兵卒前去霍王府配合小赵大人。”

  “是,老大人,小的马上送信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回事之人转身到门口,迅速把事情传给了相关人员,房间瞬间又跌入寂静。

  ——

  书房内,老霍山王爷正和老哥几个商量对策,“没想到风江逸竟想到这么馊的主意,竟把这些不能搬上台面的事情搞出来,六弟、七弟,八弟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  “四哥,你比我们大,是我们的哥哥,我们听你的。”

  老霍山王爷老脸阴沉得跟老鱼鹰一样,“这个孙侄子是见不得我们好哪!”

  “四哥,我们手中的产业可是老先帝时就有的,不能因为他没本事国库里没银子,就把我们的财产拿来充公?”

  “就是,这孙侄子整天想什么呢?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老王爷……老王爷……”管事的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回来事。

  “没规没矩,成何体统?”

  “回……回老王爷,吏部都事姓赵的来了,后面还跟着京……兆府府尹魏大人。”

  “上面几家不是没姓魏的吗,怎么他也来了?”

  “老王爷,姓魏的跟着风江逸主持了一夜事情。”

  几位老王爷相视一眼,老八王爷问,“四哥,你先去问问,是谁给了姓江的把柄?”

  老霍王爷抬眼看向管事,管事缩头小心翼翼回道:“是……是二王爷……”

  “这孩子怎么这么大意?”

  “老王……王爷,那姓赵、魏二位大人在正厅等着呢?”

  几位老王爷马上看向老霍山王:“四哥,你去,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轰出去。”

  老霍王爷嗖一下站起来,“小王八糕子,老子倒要叫他看看,什么是宗室长老。”

  “对对,四哥说得对。”

  老霍王爷嚯嚯摆脸甩袖,“你们几个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。”

  ——

  王府的人果然托大,要不是魏大人带着兵卒,赵雨彦心道自己怕是连门都进不来,老大人真是想得周道,他一边踱步,一边思考着如何先声夺人,一招就把霍王爷拿下,脑子里,又把老师给的资料整理了一遍,总觉得还差点什么,总觉得这点火候不足以一招就把一向嚣张跋扈的老霍山王拿下。

  差什么呢?赵雨彦苦苦的思索着。

  章年美站在门口,看着赵雨彦在正堂里不停的转圈子,看到他眉头深锁,转头看了眼气派的霍山王府,又瞧了瞧外面走廊下,已经围了不少管事、仆人,但也只是瞧见仆人,没一个主子,嘴角微咧,抬脚进了正厅,走到了赵大人跟前,俯首贴耳道……

  ——

  “爷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  “去看?”刘载文嘴角讥诮,“他们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给我们刘家、给朝庭卖命的狗,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出面招呼。”

  “是是,爷,小的多嘴了。”管事拍拍嘴巴子,朝后退了退。

  刘载文歪坐在榻边,“居然把民间地痞流氓的招数拿来用,用死人威胁活人,一家一家的跑,一家一家的签,真亏他们想得出来。”

  “爷……小的听说,前面九家都已签了。”

  “那些是什么东西,不过是官宦,我们可是宗室,能让他们随便威胁?”

  “是是,爷,咱们是宗室。”

  ——

  霍山王爷甩着袖子霍霍生风的进了正厅,“是那个王八羔子找老子?”

  魏大人刚拱起的手垂着不动了,朝老霍山王爷看过去,一脸不渝。

  “是我赵王八找霍老王爷。”赵雨彦垂手上前一步,一脸笑嘻嘻。

  “放肆……”霍老王爷身边的人看着就要上前揍人,被章年美等几个侍卫迅速挡住了。

  “你们想干嘛,这可是我霍王府?”

  赵雨彦抬脸,一脸笑意,“霍老王爷,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