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没有眼泪的怪物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什么意思?”

冉青铉连牙齿都在打颤,有预感苏端华接下来的话,会让自己万劫不复。

“你都没发现她很怕冷吗?就算是夏天,也穿得比常人多吗?那是因为五年前,她不慎坠入冰湖后就染上了寒疾,冬天对她来说很痛苦难熬!”

冰湖!寒疾!

所以璧禾是为了救他,连命也丢了。

冉青铉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钻入血肉骨缝,比那年的冰湖冷了一万倍!

她为他赔了命,而他都做了什么!

林铠武担忧地看着冉大人,脸白得可怕,要不是还站着,几乎就是个活死人了。

其实从今早出门开始,大人就不对劲,大概是从看到马夫身上掉下来的银梳开始。

如果来伺候的不是那位马夫,又或者他收好了银梳,没让大人看到,一切都会不一样吧。

可惜没有如果,那就是天意了。

“这么些年来,姐姐的寒疾越来越严重,大夫说,撑不过这个冬天了……”

苏端华哭得颤抖不止,他知道,就算姐姐身体好好的,为了救自己也会奋不顾身,这就是他的傻姐姐啊!

“你浑然不察,还大张旗鼓娶了平妻,将姐姐送回娘家……那段时间,我娘还天真地要姐姐尽快怀孕,做了好多补品给她喝,我们都不知道,没用的……”

冉青铉的脸越发死白,摇摇欲坠,从不知道字词能化为利刃,一刀刀将人凌迟。

蓦地想起那次杖责重阳,璧禾急着挡了一下,吐出暗黑的血液。

明明已经觉得不对劲,却没有深究,还误会她背叛自己……

璧禾身上的那些痕迹,是因为病重吧,她已脆弱到了那种地步,真真应了那句“命比纸薄”。

而他毫无察觉,继续做着伤害她的事,逼得她两次自杀。

第二次看似是为了弟弟而死,对她来说也是解脱吧。

苏璧禾是因为他冉青铉而死的,她为了救他,先是毁了身体,在嫁给他的几年里,又一点点被摧毁了心神。

她没了一丁点退路,纵然是指挥使夫人,也孤苦无依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