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爱丽丝地狱(23)-坦白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车停下来的时候,韩心怡坐在副驾驶瑟瑟发抖。

韩彦把车门打开,对这个受到打击地女孩子道:“到家了,下车吧。你要看看院长奶奶吗?”

男人一边说着,一边用看有趣事物的眼神看着韩心怡,似乎在等着看女孩会有怎样的反应。

韩心怡狠狠瞪了他一眼,在座位上缩了良久,韩彦耐心十足地等着她,直到近十分钟后,她才闷闷地回答:“看。”

说不定这男人是吓唬她的呢?

于是,男人了打开了后备箱,幼小的韩心怡第一次看见尸体。

尸体瞪着眼睛,嘴巴也大张着,银灰色的发丝上染着一片一片血红的污秽,双手捂在脖子上,却挡不住那一圈深深地割痕,狰狞,丑陋,有带着一种几乎凝结成实质的恐惧感,令人窒息。

这是平日里总是满脸笑意与韩心怡说话的慈祥奶奶。

“呕……”韩心怡感到一阵恶心,却因为到了午饭饭点还没来得及吃东西,根本吐不出什么来,只能捂着胃干呕。

“唔,这位老奶奶有些碍事,所以我必须把她带回来处理掉,你能理解的吧,心怡?”男人摸了摸韩心怡的头发,蹲下来捧着小女孩儿的脸,“我的女儿应该有好好继承我的基因才对——哈哈,现在跟你说这些还太早,饿了吧?走,我们先填饱肚子哦。”

韩心怡心想,喜欢的院长奶奶死了,她怎么还吃得下东西!

一秒记住https://m.xbiqugela.com

可肚子在这时咕噜噜叫起来,她惊恐地发现,自己真的饿了。

后来,韩彦究竟把院长奶奶怎么处理掉了,韩心怡并不知道,她就这么在突然出现的爸爸身边生活了五年。

这五年里,她时常能看见韩彦往家里带回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有时候是人体的残破器官,有时候是染血的刀,而每隔一段时间??韩彦就会消失一次??大多数时候只不见几分钟,她突然发现家里除了她自己就没有了别人??而韩彦总会在几分钟后出现在家里的某一处。

偶尔??韩彦消失的时间会长一点,最长一次他足足离开了半个多月??那一次,韩心怡还以为爸爸又抛下了她??都已经做好一个人生活的准备了。

除了这些古怪的事??韩彦对她很好,可敏锐的韩心怡能感觉到,与其说,韩彦拿她当女儿养??不如说是把她当成了什么还没有成长起来的东西在豢养。

她一开始想过逃离这个可怕的危险人物??可不管跑到哪里,这个男人都能准确地找到她。她一次一次被韩彦笑着带回来,韩彦只会笑着刮一下她的鼻尖:“宝贝女儿又想出去玩了?想去哪,下次爸爸带你去。”

渐渐的,韩心怡习惯了。

她猜自己患上了一种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病??可她无法抵抗这种逐渐依赖的感觉,她和别的同龄人一样正常上学??由于可爱的外表,她总是被周围的人喜欢着。

而放学后??她就会回到家里,期待着爸爸今天又带回来什么好玩的东西。

她开始喜欢上听韩彦讲“睡前故事”??一个个真实发生的血案成了她的哄睡秘诀。虽然她的人格被韩彦逐渐带歪??可是直到十五岁??她的手上都没有沾过一滴血。

直到有一天,韩彦对她说:“你长大了,可以自己生活了对吗?爸爸该走了。”

她拉住韩彦的衣服问:“你去哪!?”

韩彦道:“你也知道,爸爸在为别人工作。现在,大老板在召唤我呢,我必须过去帮忙做事。”

韩心怡能感觉到——

韩彦觉得她已经被“豢养”完毕,不需要他再浪费时间和精力了。

她问道:“所以,以后就由我一个人生活了是吗?”

“不,我会让你一个远房叔叔过来,以后在任何一个地方的记录里,都会显示你是由叔叔养大的,而我,并不存在。”

韩彦来得突兀,走得果断,留下一句话,就彻底从韩心怡生活中抽离出去,再也没出现过。

韩志勇代替了韩彦,成为了韩心怡的监护人。

她其实知道,韩彦有一个大秘密,韩志勇也一样,他们好像都时不时会去往某一个地方。

她不喜欢这个叔叔,因为叔叔和爸爸比起来,长得太普通了,得不到她一丁点的好感。好在,韩志勇只是名义上照看她,事实上她的生活节奏完全由她自己决定。

韩心怡有时候能看到韩志勇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自己,不是那种带着欲念的,而是一种看待什么物品的眼神。

……

虞幸沉默地听着,一边将这段信息量颇大的回忆全部记住,一边捕捉着重点。

听起来,韩心怡的人格扭曲,起源于基因。

人格异常的韩彦将疯狂和负面的基因传递给了韩心怡,只需要稍微的刺激,或者一个恰到好处的崩坏场景,就能使韩心怡放弃从院长奶奶那里学到的善良,堕入深渊。

所以……那个韩彦……

“你听出来了吧?韩彦是推演者,一个完完全全的变态堕落者,他接走我之后所做的一切,都不过是在为组织培养一个有潜力的新人罢了。”韩心怡双手环胸,提起“爸爸”这个人物却只叫名字,似乎没有一丁点父女之情留在心中。

虞幸把匕首当笔一样转着,唔了一声:“后来呢?”

韩心怡看了他一眼,对虞幸的平静态度感到些许遗憾。

“后来,我再也没见过韩彦,他就像人间蒸发了。十八岁那年,我找到了一个长得和韩彦很像的男孩子。”她嘴角勾起,不同于甜美的笑,这个笑里带着一丝嘲讽,“我天生就容易让别人听我的话,那一次,我也成功的把他变成了我男朋友,可是几年之后,他变心了。”

“在这之前,尽管每天都在被韩彦诱导,但是我坚守住了那可笑的善意,从来没有害过人。可是,他变心的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愤怒,所以……我杀了他,并且在他死后形成的厉鬼手中活下来,阴差阳错的完成了资格测试,又费了点功夫成为了推演者。”

“嘛,这大概就是转折点吧?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什么的……我是不想再当假好人了,不如干脆当个魔?”最后,韩心怡掰着手指总结道,“你看,其实我从一开始,就是受害者啊。爸爸不要我了,男朋友也不要我了,哦对了,叔叔也——在我成为推演者后,我如韩彦所愿加入了组织,我相信你早就查到了——就是单棱镜。叔叔他一开始对我热情了很多,后来我慢慢强过了他,在组织里地位比他高,可以命令他,他就暗戳戳存着杀了我的打算了。你不觉得……我很可怜吗?”

虞幸从靠着的石像上站直了,深以为然地点点头:“是有点可怜,不过,你对男朋友的愤怒那么大,真的是因为你喜欢他……而不是你把他当成了韩彦的替代品,觉得自己第二次被韩彦抛弃了吗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女生耽美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