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左右为难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官署,江夏王萧大款正听都官的官员汇报“巫蛊案”的案情,并看着手上的案卷。

其中一张纸上,绘着案发现场的一个神秘图案:一个圆圈,内里有一个六边形,六边形里套着个三角形。

三角形内,有一个小圆圈。

这个图案被绘制在铺着石灰的平地上,根据现场情况来看,是有人以妖术行巫蛊,诅咒皇帝。

最重要的证据,就是一具半身骷髅口中咬着写有皇帝名讳的木人。

骷髅位于地面图案正中,观其模样,当是从地里爬出,却因为法事被打断,只有半截身子探出地面。

人们挖开地面,地下什么也没有。

联想到那诡异的图案,可以有一个判断:此为妖术,可唤出妖怪(骷髅)。

若不是被人打断,待这着甲骷髅从地里爬上来,恐怕....

就要潜入宫中,对皇帝不利。

此事让人难以置信,萧大款刚听说时,觉得是不是有人故意装神弄鬼。

但总总迹象表明,这就是即将成真的妖术。

不过,这些贼人特意花钱买来一女子为“牺牲”,并以一玉佩,同小木人般作法,让人颇为费解:此是何意?

或许行妖术得一符合特定要求的人为“牺牲”,至于那玉佩,或许是做法必备之材料?

可玉不是辟邪之物么?用在妖术中,不是自相矛盾?

这件事透露着诡异,萧大款觉得即便贼人的目标不是皇帝,官府也得把疑犯捉拿归案,否则这些人再以妖术害人,可如何是好?

更别说对方此次诅咒皇帝未遂,必然还会有下一次。

下一次?万一成功唤出着甲骷髅,潜入皇宫行凶,怎么办?

有司一番调查之后?有了新的发现:那枚玉佩?为宫中之物。

确切地说?那玉佩用料,为罕见的西域白玉,三十多年前?少府寺曾以这种玉料?制作几枚玉佩,为御用之物。

吏员查阅少府寺档案后,确定案发现场骷髅手中抓着的玉佩?其形状与当年少府寺所制玉佩中的一个相同。

找来当年的老工匠辨认?数人辨认之后?确定这就是当年少府寺所制玉佩之一。

再查宫中旧档案?并询问年长内侍、宫女?确定了这玉佩的去向:大同初年时?宫中一次酒宴,高祖(萧衍)将这玉佩,赐予驸马都尉张缵。

这件事,宫中几名年长的内侍可以证实。

萧大款听到这里,觉得奇怪:即便如此?这玉佩和诅咒皇帝有何干系?

官员继续汇报:一个玉佩?其实说明不了什么?但是?那女子的身世,有些特别。

此女自述年幼时被拐卖,辗转多处?最后为一位“干娘”收养,改姓“阮”。

其干娘,姓严,即此案中的那个把阮氏卖给价高者的干娘。

阮氏依稀记得,自己年幼和家人走散时,是在洞庭湖畔某处。

算算年份,正好和一件事碰在一起:太清二年时,卸任的湘州刺史张缵和新任刺史交恶,后携家人逃出临湘,往荆州而去。

萧大款越听越觉得不安,但面上依旧平静。

太清二年,湘州刺史张缵转任雍州刺史,继任湘州刺史的人,是河东王萧誉。

而即将被张缵接替的雍州刺史,是萧誉之弟、岳阳王萧詧。

到湘州上任的河东王,因张缵接待颇为怠慢,于是借口生病,不交接州务,导致张缵无法卸任、前往雍州。

张缵甚至被变相软禁起来,时值侯景占据寿阳意图不轨。

后来,张缵寻了个机会,携家眷出逃,逃到荆州江陵,投奔时任荆州刺史、湘东王萧绎。

出逃时,曾有家人一度失散。

再后来,张缵得湘东王萧绎相助,前往雍州襄阳上任,却卷入湘东王与岳阳王的纷争,身亡。

那是十余年前的事情。

或许,张缵死后,其玉佩便落入他人之手。

但萧大款意识到一件事:如今入宫侍奉皇帝子的张氏,出生在临湘,为张缵庶女。

当初,张缵携家眷逃出临湘,一度失散的家人,就有张氏及其母,还有部分随从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