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你,过来!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不孝弟子林轩,屡次触犯家规,现剥夺少府主之名,逐出剑池府!”

“哼!这种人早该被逐出去了,留着只会丢我们剑池府的脸!”

“悟性好有什么用,打不通灵脉,屁都不是!”

“对,一个打不通灵脉的废物,竟然让他当少府主,真是可笑!”

无尽的嘲讽、谩骂如同洪水猛兽,将林轩淹没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林轩突然睁开眼睛,猛的坐了起来,身上冷汗连连。清晨的阳光自窗外照进屋来,带着一丝暖意,把他拉回了现实世界。

“又做这种噩梦了。”林轩苦笑一声。他在很小的时候,就展现出惊人的武学天赋,一些武功被他看一遍就能练得有模有样,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武道天才,对他报了很大的期望。

但是,另所有人吃惊的是,他根本打不开灵脉。

武者只有在体内聚集修炼出的灵力,冲开体内的灵脉,才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,但是林轩怎么做都冲不开灵脉。

所以,林轩被家族放弃了。

揉了揉脸,他翻开被子,走下床来,抓起桌上的水壶拼命的灌了两口。

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屋,屋内只有一张木床和一个发旧的桌子,林轩拿着粗布麻衣,刚穿到一半,只听房门碰的一声,被人踹开了。

首先进屋的是那白衣少年陈风,在后面还有十几个人。他神态高傲的说道:“小子,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林轩慢慢的穿好衣服,冷漠的问道。

“大胆,你一个小小的剑奴,敢如此无礼!”陈风哐当一声拔出了宝剑,冰冷的剑锋指向林轩,隐隐发出一股杀气。

感受到长剑上传来的杀意,林轩不自觉的摸了摸他脖子上戴的一个剑形吊坠,那是他父亲临死前给他的,里面存储了一定的灵力,是留给他保命用的。

摸了一下胸口处的吊坠,林轩静下心来,对方是二阶灵士,若是真的想杀他,他拼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!

见到林轩并没有像其他剑奴那样吓得颤抖,那些白衣弟子有些意外,陈风更是恼怒,连一个剑奴都不怕他,这要是传出去,他还怎么混?

“好了,陈风!别忘了我们的目的,耽误了时间你负责?”带头的那名少年拦下了暴怒中的陈风。

“小子,跟我们走吧,有事需要你做。”带头少年张彬冷声说道。

林轩望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剑奴,心中想道: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先跟在他们,我倒要看看,他们想做什么!”

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林轩走了过去。

陈风见到林轩走入队伍,心中一阵冷笑:“待会看你怎么死!”

带头少年张彬大手一挥,说道:“所有人都跟我来!”一行人快速的向着玄天宗附近的森林走去。

玄天宗是云州三宗之一,位于太行山脉的外围,门内弟子经常去山中打猎采药,但是也只是在这外围而已。太行山脉中到处都是凶猛的野兽,越往里越危险,没有实力,在这大山之中只能送死。

林轩跟随着那些白衣弟子来到一座山洞前,周围杂草丛生,藤蔓缠绕,在那洞口处有一株火红色的灵芝,如同一团鲜红的火焰。

那些白衣弟子看向火灵芝时,眼中都是贪婪之色,都是狂吞口水。张彬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说道:“所有的剑奴听着,那山洞里有一条小蛇,你们将它引出来,引得越远越好。”

“如果失败了,或者有谁想逃跑,我会第一个杀了他!”说道这里,他突然眼神一凝,身上迸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。

林轩心中一沉,暗骂一声该死,这些家伙想利用他们引走凶兽,然后他们好摘取那株火灵芝,可是凶兽是这么好引走的?

这火灵芝散发的香气,他离着这么远都能闻到,何况是其他的野兽。但是却没有一只敢来,甚至这附近都静的可怕,可想而知那山洞的凶兽有多么强大。

林轩不是普通的剑奴,他曾是剑池府的少主,见识远超其他人,这些白衣弟子明明就是想用剑奴的生命来换取那株火灵芝。

“你,走到最前面去!”陈风一脸冷笑的指向了林轩,眼中满是戏谑之色。

“妈的!”林轩心中暗骂,极不情愿的走到了最前面,他又一次体会到了没有实力的可悲之处,连自己的命运都捏着别人手中,这种滋味只有尝过,才会知道有多凄惨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