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羽化坠凡(十六)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biquge775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“你是顾泽啊!”

我不知道顾泽怎么突然变成这样,还以为是老头使得什么蛊惑之术,大喊出声后,下意识的想去抓他!

只是我的手,在触碰到顾泽的那一瞬,顾泽的身体便化为一道黑烟,而我的手心却迸发出一道耀眼白光!

顾泽惨叫一声,径直摔了出去!

这怎么回事?

我下意识的转头,就看见那老头此刻抓着那盏造型古怪的烛台正对准我,嘴里念念有词!

我明白,这一切果然都是这老头作祟!

弥补广场的煞气随着顾泽这惨叫倒飞出去,霎时减弱!

被那煞气完全冻住的清音,也终于恢复行动,直接跌倒了在地上!

老头的手中,那盏烛台上的火光突然再盛,仿佛是头顶天空的太阳,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!

下一瞬,我就感觉手臂被人抓住,然后猛地向上腾空!

咻!

一个震耳欲聋的破空声在我耳边响起,震得我耳膜发颤,浑身颤栗不已!

等我回过神,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湖下水牢,到了洞口岸边!

老头跌坐在我身边,手中的烛台也失去了光泽!

“顾泽,顾泽!”

我回过神,第一反应便是喊着顾泽的名字,转身要冲进那地洞,返回水牢找顾泽!

只可惜,没等我冲进洞口,老头就再一次抓住了我!

“你给我放手!”

我使劲一甩,甩开了他抓过来的手,可自己也失去了平衡,跌坐在地上!

老头咬了下牙,脸上猛显怒色,再次抓住了我,大声吼道:“陆小余,你听我说,你乃天命之相,注定要成为天授神权的度朔山圣女,那个男人,已经将冥息实质化,用不了多久,冥息就会侵蚀掉他所有的意识……那时候,魔神蚩尤便可以借助他的身体复活!你现在回去,注定是死路一条!”

老头的话,我一个字也不信,谁也别想把我从顾泽身边带走!

“滚开!”

我大吼了一声,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!

哎哟!

老头惨叫一声,手中烛台应声掉落,自己也倒仰摔了过去,至于我,抓住这个机会,掉头就跑近了地洞!

这是我们之前下水牢走过的路,可是没到广场,便被一扇石门挡住!

我这才想起来,刚刚老头和清音为了不让我们逃走,也不知启动了什么机关,把这里的出路给完全封死了!

想要回去,还得找那老头?

我刚一转头,就看见老头一瘸一拐的抓着那烛台朝我走过来,看到我被挡在石门之前,他一副早就猜到的样子!

“你怎么把我带出来的,赶紧把我带回去!”

我不顾一切的冲向他,抓住了他的衣领!

“陆小余,你冷静一点!”老头一开始想打掉我抓着他领子的手,可一下没证脱掉我,干脆不管我了,自顾在那说道:“你到现在还没察觉你那个小情郎哥哥的不对劲吗?”

“他有什么不对劲,不还都是你们弄的!”

我把顾泽的一切不对劲,都归结到了老头他们的身上,如果不是遇到这老头,不是遇到那个叫清音的女人,我和顾泽现在一定还在山里,每天洗衣做饭的等打猎归来的顾泽,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。

可现在,一切都变了!

“你想回去救他?”

老头本来还有一大堆话要说,可看我这表情,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,只换了最简单的一句!

我不用回答他,我的神色就足够回答了。

“那好,你跟我去度朔山,去了度朔山,我保证你能救他!”

老头的执念,和我要和顾泽在一起的执念一样。

“呸!”

我差点没一口口水吐他脸上!

这个时候,他还想让我跟他去度朔山?

可现在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进水牢,更不知道还在水牢里面的顾泽究竟怎么样了!

就算这样,我也不可能答应这老头跟他去那什么度朔山!

顾泽一定回来找我的!

我在心中默默的告诫自己,然后松开了那老头,转身到石门之前,冲着石门大声喊着:“顾泽,我在这边!”

我期望顾泽能听到我的声音然后来找我,就算他听不到,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!

老头喘了喘气,见我在那大声喊着顾泽的名字,眉头紧拧!

他再次拿起了那个烛台对准了我,只是这时候,在他的脸上闪过一道犹豫之色!

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,最后还是放下了烛台,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到我身边,再次叫住了我!

“陆小余,你别在这喊了,你喊破喉咙那小子他也听不到的!”老头强迫我转身看着他,对我说道:“这水牢,乃是禁锢关押魔神蚩尤企图复活自己所留下的十三手下,从内到外都布置了数十道禁锢法阵,岂是你一个凡人随随便便就能把声音送到里面去的!”

什么狗屁法阵,我和顾泽不还是轻而易举的就穿了进来?

我心里正不屑着老头的话,整个山洞却为之一颤!

那石门更是出现道道裂痕!

“顾泽!”

我心头一喜,本能的以为,是顾泽见我失踪之后,从里面破坏了这水牢,来找我了!

“怎么可能!”

那老头更是满脸震惊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!

我更来劲了,再次顾泽顾泽的大声喊了起来!

而此刻,石门之中,忽然透过一道白光,如圆柱一般,笔直的穿过石门,通向地洞外面!

不是顾泽的黑烟啊!

没等我意识过来这白光是什么,老头却神色一变,跳起来抓着我的手臂,一个破空之声又把我带出了地洞,到了外面!

我俩几乎同时从半空摔下,跌在地面!

至于那地洞,却在白光射出后,轰然坍塌!

紧跟着,原本平静的湖面,突然之间沸腾起来,无数水花冲天而起,就仿佛是湖下的那座水牢从水底下冒了起来!

我挣扎起身,被四溅的湖水淋湿了全身,抬头却看见身边的地洞坍塌成一片废墟,被彻底掩埋,但那座水牢,却硬生生的从湖水底,浮在了湖水的表面!

这时候,我才算看清这水牢的真正面目!

那就是一个由无数诡异符纹刻满的白玉石墙,犹如铁饼一般,巨大无比!

只是此时此刻,这白玉石墙上,布满了裂纹!

那到处可见的裂纹缝隙之中,一道道白色耀眼的光芒溢出,直接射向头顶天空!

在那轮弯月的映照下,仿佛一个巨大的烟花礼炮!

看到这一幕,那老头再也没有了半点平静,神色激动的直接破口骂道:“这该死的清音,她竟然还是不顾一切的通知了郁茶!”

骂完,老头再也顾不上许多,朝我跑着就冲了过来,直接抓住我的胳膊,不由分说的就要拽我走!

我哪里肯走,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,竟然一下打掉了老头抓过来的手,还接连往前跑了好几步,跟着老头彻底拉开了距离!

“陆小余,你再不跟我走,等郁茶来了,你就走不掉了!”

老头气的张牙舞爪,说话更是语无伦次,不过中心意思就还是那一个,让我赶紧和他走,去度朔山。

但我死活不愿意去,见不到顾泽,我是哪都不回去的!

老头无可奈何,也没时间在等了,他再次拿起那烛台,对准了我!

“人魂天灯,以人为灯,魂为芯,熄灭为地,点着为天,天地之道,人魂之道!”

一道咒语,从他的口中念出,那手中的烛台忽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,将我照在其中!

我身子为之一僵,就好像有无数细微的颗粒,开始在身体内爆炸一样,使得我难受的弯下腰,不自觉的蜷缩起了身子。

轰!

可就在这时,一道水柱从天而降,将我浇成了个落汤鸡,而我体内那种有无数颗粒爆炸的感觉也瞬间被这水给熄灭!

老头惨叫一声,直接扔掉了手里的烛台!

一轮阴云,遮住了头顶的那论明月。

淅淅沥沥……

点点细雨,零零散散的落下,眨眼间,就变成了倾盆大雨。

“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一阵凄厉的咆哮声,自水牢那个方向传来。

我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痕,顾不上管那老头,朝水牢望去。

只见水牢外面的白玉石墙壁上,裂痕越来越大,咔擦擦的声响,在这突然降临的瓢泼大雨之中,清晰可闻!

那从石缝中四溢的白光里,终于多了一道黑烟。

黑烟飘出,直指我这里飘来!

倾盆大雨中,那黑烟飘忽不定,仿佛过了好久,才终于到了我的面前。

咚!

飘到我面前的黑烟之中,顾泽直接从中摔落,砸在我面前的水坑里!

“顾泽!”

我惨叫一声,赶紧冲过去,将顾泽的头捧了起来。

顾泽的脸上,血与雨混合在了一起,都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了!

轰隆隆!

又是一声震天巨响,那水牢终于承受不住,四分五裂的爆裂开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游戏竞技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