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结局 羽化坠凡(十七)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biquge775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“我叫……墨白!”

墨白站在哪里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只是腰板不直,仍旧弓着腰,双腿微盘,像是一盏人形烛台。

他生硬的念出自己的名字,然后双手轻抬,以掌心正对郁茶。

他的手心,先是变成乳白色的烛焰,紧跟着化为一面光滑洁净的镜面。

镜面之中,倒影了我的身影。

那里面的我,头戴凤冠,身披彩衣,高坐在神座之上,受万民跪拜。

郁茶皱起了眉头,眼中闪过一丝凌冽。

刚刚大雨过后的清新空气仿佛瞬间凝结,点点霜气渐渐凝现。

那边的墨白,浑身上下出现了露珠,而这露珠也瞬间结冰,不过眨眼的功夫,墨白浑身上下几乎被白霜所凝,唯独他的双手手心,那凝成的镜面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。

镜面中,头戴凤冠的我缓缓起身,稍作抬头,那眼眸正好朝我们往来。

那双眼眸之中,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。

这是我?

那是我的眼睛?

我有些痴,同时猛然一颤,就觉得体内全身上下,似乎开始爆裂!

那种感觉,之前老头拿着那盏烛台对准我的时候就有过,只是被从天而降的一盆冷水给浇灭,此刻再此涌现,比起那时要强烈百倍!

只一瞬,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完全被撕裂开来,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体内钻出来!

我痛苦的瘫在地上,情不自禁的蜷起了身子。

“天真……”

郁茶终于开口,冷冰冰的两个字,却如一盆冷水,径直浇在我的身上!

我的痛苦,也随之减轻!

嘭!

双手形成镜面正对准我的墨白,应声倒飞出去!

郁茶轻笑起来,缓缓道:“不过一盏破灯,也妄想窥天测命?”

这时,一只被郁茶神威压制下的老头按耐不住,猛然大吼道:“郁茶,你敢不尊圣喻?”

郁茶撇了一眼,再次笑道:“我哪里不尊圣喻了?”

老头身子猛然僵直,神色大变:“你敢——”

话音才落,那边倒飞出去的墨白身上忽然结出无数冰晶!

冰晶将其冻住,紧跟着炸裂开,带出无数白雾!

当白雾散去,墨白人形不在,被直接打回圆形,变成了一盏烛台,烛光不在,跌落在地上。

郁茶往前迈出一步,那烛台直接飞到了他的手心。

高高在上的他,看了一眼这烛台,便直接丢到了远处的湖水之中。

那老头身子一耸,猛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趴在了地上!

他艰难的抬起手,摇摇欲坠的指着郁茶,愤然道:“你,你竟然……”

“哼。”

郁茶不以为然,冷哼一声再次抬手!

我身边的顾泽,直接悬空浮起,飞到了他的面前!

“顾泽!”

我不禁失声喊出,不知道他要对顾泽做什么!

可下一刻,郁茶修长的手指之间,凭空出现了四根银色长针!

“长针引魂,穴分肉身。”

一句语毕,郁茶挥手便操纵一根银针扎进了顾泽的额头正中心!

“啊!”

顾泽双眼猛瞪,仰头惨叫!

“一针入印堂,一针入府海。”

再一语,又是一根银针随郁茶手指微动刺入顾泽的身体!

“啊!”

顾泽双目充血,惨叫之声越发凄厉!

“顾泽!”

这一幕,看的我几欲佌目!

可那个郁茶,根本不管不顾,再动手指,剩余两根银色长针再次刺入顾泽的身体!

“一针剥魂,一针定身。”

语落,郁茶双手伸展,四根银针噗噗噗的窜出顾泽的身体,再次回到了他的指间。

顾泽猛地垂下头,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!

“去!”

即便如此,郁茶还是不肯放过顾泽,轻声过后,那四枚银色长针再次飞出,同时插入顾泽的身体!

一道道细小的血柱,开始从那银针刺穿的地方喷涌出来!

不过刹那,顾泽便已经是个血人!

“不!!!!”

我眼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步,嗓子都嘶吼哑了!

但郁茶,并没有停手的打算。

他张开手,身上猛然凝起一道光圈,然后随着他再次上升,光圈随之扩大,犹如一轮明日,遮住了头顶那弯月的微光!

刺眼的光从郁茶的身上炸开,照射在顾泽身上!

顾泽猛地下坠,跌落回地上!

我的身子,也终于在这一刻恢复了自由!

我连滚带爬,跑到了顾泽的身边,搂起了浑身是血的顾泽,颤颤巍巍的探手过去。

我的心,唯一一凝!

顾泽的气息,已全然感受不到!

“不,不会的……”

我的手猛然颤了起来,我不相信会是这样,顾泽怎么会死,怎么可能死!

但事实……

我连顾泽的心跳,都感受不到了!

一阵风吹过,顾泽的身体,忽然沙化!

我再次抱紧顾泽,却根本阻止不了沙化的顾泽在我的怀中变成一堆砂砾,随风飘散!

“不!”

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打击,猛地仰天长啸!

“啧啧啧……”

半空中,那如同烈日的郁茶看到这一幕,摇头咋舌,表情甚是惋惜。

“郁茶,你敢忤逆圣喻……”

另一边,老头还在那咆哮着,神色疯狂。

郁茶不再看我,转望向那老头,轻笑道:“圣喻之中,人魂天灯为引,天魔现,圣女降。如今人魂天灯已灭,天魔被我魂身剥离打入轮回,你说,圣喻还如何存在?既然不存在,那我有何来忤逆圣喻一说?“

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老头为之气结,颤的再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人魂天灯已灭,你这守灯人,不陪那盏破灯去,还留在这干嘛?”

郁茶脸色猛地一沉,一挥手,便带起一道旋风,挂着那老头直接飞向了远处的湖中,和墨白一起,被沉入了那湖底深处,再也浮不上来。

解决了老头,郁茶转望向清音。

跪在地上的清音浑身直颤,一直低着头,根本不曾抬起。

“废物。”

郁茶抬手,指尖指向清音!

一道光束从他的指尖迸出,径直射穿了清音的后背!

一道血雾如同盛开的花朵,爆裂开来!

清音闷哼一声,瘫在了地上,生死不明。

做完这一切,郁茶才从空中落下,来到了我的面前。

我怀中只剩下顾泽留下的那一堆砂砾,浑浑噩噩的我,已经完全没了知觉。

顾泽的死,仿佛也带走了我的灵魂,留在郁茶身前的,只不过是我的躯壳。

“你就是圣喻之中的圣女啊,放心,我不会杀你……”郁茶看着我笑了起来,“杀了你,你还要转世,下次再找到你,估计可就没这么容易了……”

我僵硬的抬起头,看着那张神圣使然、却又无比可憎的嘴脸。

“咦,那是什么。”郁茶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玩意儿,勾了勾手指。

我脖子一凉,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,落在了他的手心。

是那块血玉。

好像是叫相思染。

我不知道这血玉有什么用,我只知道,这是太爷爷留给我的唯一物件,而我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以来从没有把这块血玉抛下。

血玉相思染落在郁茶的手心,他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,也没有发现这血玉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“奇怪……”

仿佛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郁茶,对这块血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,抬头问我道:“难道这血玉,就是炎黄二帝留给你接受天授神权的象征之物?”

我已然无魂,对他的话毫无反应。

我的脑海之中,仍浮现的,是我与顾泽之前的点点滴滴。

我愤怒,憎恨,但又无可奈何。

郁茶的强大,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,我纵使再怒再恨,又拿什么替顾泽报仇?

我仰起头,看着郁茶。

“你杀了我吧……”

“杀了我吧!”

“杀了我!”

……

喃着,我突然冲向了他!

可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控制了我的全身,让我无法动弹!

他盯着那块血玉,对我的反应无动于衷。

轻瞥了我一眼,郁茶再次笑出了声。

“我说过,我不会杀你。”

笑声中,他捏碎了那块血玉。

血玉被捏碎的那一刹那,我的脑海之中,忽然响起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。

“你,想报仇吗?”

想!

“你,想杀他吗?”

想!

“你,愿意抛弃一切吗?”

我犹豫了一下,跟着坚定不移的点头。

愿意!

“那就,成圣吧!”

声音消落,两个巍峨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,一人手中拿着一顶凤冠,一人手中拿着一件凤袍。

“穿戴上他们,你就是天授神权的度朔山圣女,度朔山的一切,都将交由你的手中,你是天下唯一的至圣天尊,而你唯一的任务,就是守护人族气运,陆小余,你可愿意?”

“我能报仇吗?我能杀他吗?”

我不关心我要做什么,我只想知道,按照他们说的话,我能不能替顾泽报仇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两个人同时微笑,并将手中的凤冠凤袍,向前递到了我的面前。

我仿佛又活了过来,伸手结果凤冠,戴在了头上,然后张开双手,任由那件凤袍披在了我的身上。

刹那之间,仿佛恒古永定,一切,都定格在了眼前。

我脑海中所有幻象消失不见,我还在那湖水的边上,跪在一片狼藉之中。

郁茶仍站在我的面前,高高在上,目无一切。

远处的湖水波澜死起,不服平静。

腾在湖面上的白雾,飘飘荡荡,如无根的浮萍,不知何起,不知何落。

清音躺在地上,血迹在她的身下蔓延。

我的身上,无数砂砾散落,再次被风吹走。

“来,张嘴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游戏竞技相关阅读: